The Sound Of Silence

诚心祝福你,捱得到,新天地

这大概是我这么多年,最想恋爱的一天。

闪电越来越频繁
雷声越来越轰鸣
夜雨越来越密集
世界越来越黑暗
自我越来越冷疼
故事没有了结局
最后一口雨酒


倾盆大雨,电闪雷鸣
远山灯火,夜半酒吟
万念俱灰,得过且行
2018.05.20
01:02
天地共恸,我心同泣

倾盆大雨,电闪雷鸣
远山灯火,夜半酒吟
万念俱灰,得过且行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笑
无缘无故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死
望着我
      ——Rilke, 《Ernste Stunde》」

他们都说人生嘛,总是有失有得
可是为什么
我的人生在感情方面总是失
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
如果说那些不明身份的欢笑的短暂日子
算是得到了什么
那会不会得与失太不公平了
还是我要得太多
为什么其他人都可以在阳光下
在他人的祝福和羡慕中
得到自己的快乐和甜蜜
而我却是在模糊的界限和他人的打趣中
笑着
在深夜里哭着
我荒芜的人生,我走了这么多年
看过了如此单调又复杂风景
还是没有找到我的珍宝

怎么办
为什么
我总是开心不起来呢?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遇见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遇见过你了
从现在开始的
后来的我们
就各自前程似锦
毫无保留
向着彼此的未来奔去吧

以后想起也许有一个人也在茫茫人海中
他是上帝为我预备的人
心里也许会有不可言说的温柔吧

如果可以
无论如何
抱抱我吧
活了多年
就为一瞬

我好挂住你呀,
2018.04.01

算来也有很久没有登lof了,也没有发点什么动态了。
现在是凌晨,放假回家后第一次这么晚还没有睡觉。在听歌,「原谅我不懂你的悲伤」——那我懂你的意思了。

好像是要过年了,我不知道,世人是这样告诉彼此的。

年岁和时间被我忽视得很彻底,除了更替的衣物在悄悄提醒我。

突然网易云播放了「好好」,我已经有小几天没有犯病了,也没有想起你了。前天给自己蒸饺子当早餐的时候,糊锅了,我就急忙忙把火关了,还把手烫伤了。看着已经烧干的锅和黑黢黢还冒着小火星的纱布,突然就蹲在地上,泪流不止。我在心里暗暗骂着你,也骂着我自己。骂你这样不吭一声从我生命里褪色,骂我这么久了还放不过你、放不过自己。那一瞬,我好想告诉你,我迷迷糊糊的把家里的锅差点烧炸了,可是当我侧过身,没有你。你看,我是多么没有出息,就这样一点事都能想到你,想和你分享,甚至还有泪可流。

当我重新站起来,饺子已经全黑了,冷冰冰的,不能吃了。但我不知道我怎么回事,硬生生的把饺子从纱布上扣了下来,放在盘子里,饺子已经皮肉分离,黑得我都忘记了它是我很喜欢的饺子。淋上我自己调的辣椒水,吃得干干净净。已经黑了的面皮和饺子馅还有一大股烟味儿,而且很冰,让我在冬天里胃疼得冒冷汗。我在抽屉里找到你曾经给我买的胃药,有很多,我不知道吃哪一个,就随便挑了一个白色的。处理厨房的残局花费了我很久的时间,就好像我的心要补好你留下的残缺一样,一定要花费很久。不过也还好,如果我要活八十岁,我还有余下的五十年可以浪费。

最后,我躺在沙发上,盖了一层厚厚的棉被,打开b站看老电影《家有喜事》92年那版的,张国荣、周星驰年轻的模样果然风华正茂。我很安静的看完了,不像和你去电影院的模样,一直在吐槽。你看,人的改变也可以很快,不过,也许是现在的电影太辣鸡槽点太多所以我的话才很多,也可能是因为和你一起话才多的吧。现在这些可能就像一道高中数学最后一道大题一样,我永远都解不开。

凌晨的夜都没有黑透过,现在一点了。看起来快要破晓了一般,果然,网易云就是“小婊砸”,居然紧接着「没用的伞」放起了「修炼爱情」。就是不想让现在看天的我好过,再吹吹风,脸上的泪水就回毁了我整张脸,多少面膜都补救不了。明天家里会有客人来吃饭,我还是滚回被窝,早点起床和妈妈一起去买菜好了。

我在试着收拾我的感情,你我都不用太在意,也许会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时间,但终于一天会好的,不是吗?

本来想贯彻落实早睡这件事,但还是做不到。

闭上眼就看到惧怕,摸到床头的酒,将就着坐起来喝掉。

翻到更久以前收藏的川渝trap的纪录片,看完了,还是睡不着。

每次都是这样凌晨三点了还清醒着,害怕睡着,害怕睡不着。

我找不到我不快乐的源泉,也找不到使我快乐的方式。

一点的时候找了个小姐姐听她讲了个不痛不痒的感情故事,心头翻涌。又不想打字,记录下来。

我总是这样,懒惰又理直气壮。怎么形容我自己呢?辣鸡,我是辣鸡。

我不知道我在难过什么,反正就是没办法开心,可能是难过我的酒量太差,一杯倒?!呵,谁在意。

突然好想养一只猫,在冬天去一次xx。还有,我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生决定……

我原来知道自己不好,但是遇到了更多人之后才知道这么差。

我一直在伸手,也一直在堕落……

“你为什么总喜欢去扣旧伤疤呢,本来结痂了,你又非要抠破它,让它痛。你好像沉迷于这种痛。——《旷野无人》”

难过了十九年,难过到了凌晨三点。还不是要逼着自己睡觉了……我还没有修炼到让自己去看天亮的模样,那样的经历有过一次就够……

2017.10.23--24
犯病了
……